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不伦恋情 - 都是表妹惹的祸
都是表妹惹的祸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日本在线视频www色_亚洲日本香蕉视频观看视频_日本高清免费一本视频]

地址发布页:

从小我就觉得自己对性的渴望很高,记得11岁那年就开始会自慰,直到射
出一团白白色的“精液”,慌张得向爸爸追问那是什幺,爸爸也挺难为情的说那是
正常的,现在想起还真是可笑。  
  
虽说是正常,倒也不完全是,因为自通精之后,我就有个怪僻,就是喜欢穿
上女装,幻想自己被强姦,一面自慰。初初觉得很有罪恶感,但是有一次在少年
杂志上看过一个类似的个案,那辅导人说这只是一种较特别的自慰方式,心理上
不会受影响,看过之后,我就放心的继续我的怪习惯了。我曾向内心去探讨,可
以为自己下个很肯定的判断,我心中还是喜欢女生,不是同性恋,因为我现在我
深爱着我的女友水晶。  

  17岁那年,姐姐到别处工作去了,要隔一段相当久的时间才回家,所以我
就更放肆的胡来,时常拿了姐姐的窄裙和吊带背心,穿上之后对着镜子露出一副
满足的表情。因为呢,我人长得矮小,只有168公分高,腰部还蛮细的,其实
也不是很细,大约26寸吧,臀部又有些曲线,穿上女装之后简直模仿得天衣无
缝。加上一副长得和妈妈貌合神离的脸孔,(妈妈当年本区域的大美女啊),所
有见过我和妈妈在一起的亲戚朋友都说我的轮廓比妈妈还细緻,不生作女的是浪
费掉了。  

  左思右想,最后在某个下午,我鼓起勇气坐在妈妈的化妆桌,尝试把自己打
扮成女的,由于有先天的条件,不需怎幺装,已经可以瞒过许多人的肉眼,所以
我只是装上假睫毛,上点口红,修一修眉毛就够了。  

  高中毕业过后,颈项后係着一头长髮(不是很长的,老实说,不是自夸,我
的发质比许多女生还亮丽),最后戴上隐形眼镜,大工告成。我仔细的凝视着镜
子里的我,好美,像年轻了20年的妈妈,我还故意做几个调皮的表情,更显媚
态。  

  “叮咚……叮咚……”门铃声突然响起,我顿时全身一震,紧张得不知如何
是好。家里又没有人,万一是重要的客人怎幺办呢?要卸妆也没那幺快呀。没办
法,只好硬着头皮去应门,当时我身上只穿着一件T恤加上男装短裤,缓缓来到
门前,门铃还不断在响,看来这位客人非要找到屋里的人不可。  

  猛的抬头一望,哎呀!门孔中见到的不是别人,是我心爱的水晶啊……心想
决不能让她见到我这模样,否则我们的关係要“到此为止”了。正要回头假装不
在家的那一剎那,一个怪念头突然闯进我的脑海,不如试试我的化妆效果吧……  

  壮了壮胆,在不耐烦的门铃声下迅速大开了门……见水晶今天身穿一件长袖
贴身衣,还是粉红色的,一件贴身的西式黑长裤,她思想比较保守,穿着总是没
有露肩膀的,虽然我时常暗示她我喜欢女孩子穿黑色吊带背心和齐膝窄裙,但她
从来都没有穿过,不知道是不懂我的意思呢,还是不敢突破自己的思想範围。  

  她的轮廓不是很标緻,但五官配搭起来倒使她成了个美人胚子,身高165
公分,身材出众,是校园里迷倒所有男生的纯情美少女。很幸运的她成了我的女
友,还是她先向我告白的,基本上我除了身高不出众,其他的条件我都有齐了。  

  “俊……唉呀!”她以为是我开门,兴奋地直乎我名字(俊洋),出乎意料
的见到个素不相识的俏女孩,表情顿时变得很尴尬。  

  “不好意思,请问俊洋在家吗?”她羞得低下了头,不久,又稍稍瞟了我一
眼。  

  “俊洋,他出去了……你找他有什幺事吗?”我见她真的认不出我,就顺水
推舟,演起另一个角色。  

  “没什幺,只是想见见他而已。”她见我表现得那幺亲切,脸上露出少许的
喜悦,化掉了她刚才的窘态。  

  我突然心血来潮,想逗她玩一下︰“你一定是我小表哥的女友吧?刚才叫他
的名字叫得那幺亲。”  

  “我……我……嗯……”她被我这幺一问,整个人又紧张起来。  

  “我是他的小表妹,叫颐诗,你还真的好漂亮啊……”我又故意逗她一下。  

  “没什幺啦,你夸奖了。”她答得挺不自然,毕竟有人赞美,心中一定会开
心一点吧。  

  “我这个俊洋表哥啊,最会骗女孩子,这会儿倒找到个美丽姐姐。”  

  “哪里,哪里!”她嘴角微微隆起,脸上泛出一斯迷死人的笑容。  

  “你也很可爱呀,既然他不在那……我现走!”她说的是真心话,说完就
轻快的走回家。  

  看着她的倩影慢慢的离开,我恨不得马上跑上去从后面环抱她。说真的,我
和她谈恋爱一年多,踫也没踫过她,都说啦,她很保守,别说踫她,亲亲一下都
少有。  

  她走了,我细细的回味一下当时的情景,对自己的装扮感到万分的满足,也
增添了不少信心。回到房间又看着镜中的美少女,满脑子邪淫的思想,尽情的给
自己来了一枪。  

  就这样过了一段日子,我到马六甲念大学,由于和3个男生同住一间房子,
这种怪僻就不能继续下去,不然就会被当成笑柄。  

  念大概一个二个月吧,我趁学校假期回家来,一踏进家门口,家里没有人,
我就走到妈妈的梳妆台,一阵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我轻轻提起我的马尾,解开
塑胶带,一头乌溜溜的亮发散在肩头上。我弯下身子,使脸部靠近镜子,欣赏着
这迷人的女人脸。  

  突然,身体好像有种怪异的感觉,不久开始发抖,全身酸软,想一定是舟车
劳顿,身体累坏了。我勉强支撑着,走向床去,怎知才走3步就不支到在地上,
不止是累坏怎幺简单,我从来没有受过这般的痛苦。  

  摺腾了很久,更玄的事发生了,我发觉阴睫有异常的感觉,像是有股力量要
把它压缩……腰部也突如其来的一阵酸软,脊椎好像要裂开一般,我一时紧不住
这种痛苦,昏死过去。  

  “俊洋……你醒啦?”妈妈站在身旁。  

  我揉揉惺忪的眼楮,看了看周围,见到了好久不见的爸爸,他去年到中国公
干,本应是明年才有空回来,他的突然出现,让我预感有到不对劲的事。再望望
身边的妈妈,她自我醒过来后就一直握着我的手没有放鬆过。加上他们脸上遮不
住的忧愁,妈妈不久之后才开口说话︰“你已经昏迷了三天三夜……今天……”  

  “啊……”话没说完,我就发出一声惨叫︰“怎、怎幺……我的身体……”
我嘴唇都开始发抖。  

  爸爸这才一脸哀愁的说︰“不要激动,听我说……都是你爸爸我的错。”妈
妈也接着哭了出来。  

  “当年你爸爸妈妈到泰国旅行,那时你还没出世,途中遇见一名醉酒疯汉,
见你妈姿色,出言调戏,还要动手动脚,爸爸警告了好多次,终于狠狠地揍了他
一顿。”  

  他吞了吞口水,眼神望望妈妈,喉咙沙哑的继续说︰“他被揍了之后,眼楮
露出凶狠的眼神,还用泰语破口大骂。我们听不懂,也不去理会,导游还硬拉着
我们走。”他好像要说到关键了,神色变得好沉重。  

  “导游说……他说……刚刚那疯汉口里……念着咒……”他好像不能说了。  

  我也正在彷惶着,他说的我也没听几句。  

  “他说‘你们这魔鬼动手打人,我要你的下一代不男不女!’”妈妈听到这
里,不禁又泪流满面。  

  “我们当时半信半疑,见你这十几年来都没事,以为他是在唬我们罢了。怎
知……”  

  我楞了一楞,摸摸自己的身体,胸脯大了很多,柔软的、幼嫩的,我不敢再
摸下去,因为刚才已经发觉下面的东西没有了。  

  “那……那……我怎幺办……”  

  爸爸定了定神,接着说︰“我问过了一名法师,他说,这种是比较普通的咒
语,只要意志坚定,心无杂念,专心反覆的冥想要变回男生,应该可以回复。”  

  我一时受惊,没有去试,用被盖着头,又的昏去。  

  又过了大概一天吧,醒来见到床头放着一张字条︰  

  “洋,爸爸急事不能再陪你,你自己好好的休息吧,你一定可以恢复的,对
不起。”  

  另外,妈妈也留了一张字条︰  

  “俊洋,妈妈去买菜回来煮饭你吃,没事不要乱动啊!”  

  我拖起沉重的身躯,慢慢的起床,脚闆缓缓着地,身体没有痛楚,但毕竟少
了件东西,总是不自在。我慢步走到浴室,见浴缸装满水,定是妈妈调好给我洗
澡的,真是周到。  

  我解开裤子,心有余悸的拉下拉链,想起平时自慰的时候,“这不是平时自
己想要的吗?”心中泛起这邪念。迟疑了一阵,脱下裤子,见到弟弟没有了,真
的,但来了个妹妹。我从来没有踫过女人,自然未曾看过女人的穴穴,如今看是
看到了,但是在自己身上。不知是可喜还是可悲。  

  好奇心驱使我去探讨这神奇的花蕾,上面长满了黑黑一大片丛林,如果现在
我还是男的话,见到这种情景,一定忍不住射出来。花蕾是粉红色的,阴唇紧紧
的夹着,像一条线。我轻轻的摸一摸她,一阵奇妙的感觉直贯全身,那话儿像是
怕羞,震了一震。  

  我再捏一捏阴唇,“啊……”我轻咬上唇,禁不住坐了下来,左腿放上浴缸
的边缘,右脚弯曲,脚闆贴地,成倒转的V字,在这个姿势中,妹妹暴露无遗。  

  我把心一横,再用2根手指去捏她,又揉了几下,只觉得很兴奋,体内好像
一股尿意,我没有去忍,不久,出来的不是尿,而是一些奇怪的液体(该是淫水
吧),我越是揉得厉害,水流得越多,流到整个胯和大腿根部都是,好舒服啊!  

  我又将食指插了进去,啊……里面很紧,所以我也没有很深入,只是感觉痒
痒的,带一点点痛,眉头稍稍皱起来,但我还是在里面挖呀挖呀,快感不断涌上
心头,双腿震了震,感到阵阵舒麻,心跳越来越快,呼吸越来越急促。  

  我又把第二根手指插进去,快感更沖了上来,沖昏了头脑,感觉好像整个人
如释重负,一面呻吟着︰“啊……我……啊……”好像以前看那些三极片的女主
角一样,整个人陶醉在这舒服的玩意中。原来当女人是件那幺美妙的事儿,现在
才体会到女人的快乐。  

  挖呀,揉着、捏着,我突然身体挺直,四肢抽紧了,不顾一切的叫了出来︰
“啊……”过后全身无力倒在浴缸旁。  

  洗了澡,一想起我该恢复男儿身,就感到压力。我抛开性慾,强迫自己试着
照爸爸的话做,双脚盘坐,以前我练过瑜珈静坐,所以很快就心无杂念,静了下
来。我集中精神,全神贯注的想着,想着,渐渐的就没有知觉了,只觉得全身气
血运行急促……  

  “洋……洋……”听到妈妈兴奋的叫着︰“你这幺有意志力,才一次就恢复
男儿身啦……”  

  “哈?!”我又惊又喜,“我又是男儿啦,哈哈……”一阵傻笑之后,心中
突然冒出一点悔意,开始回想起刚才那一次的享受。

***    ***    ***    ***  
  两星期过去了,我一直不敢再穿上女装,但又怀念变成女的那种感觉,矛盾
得很。这一天,我依依不捨的离开了家,回到那上课的地方,我的室友们一见到
我就说︰“哇,你越来越有女人味啦!”害我窘得哭笑不得。   
上了一个星期的课,总算舒了口气,在这个天气明朗的下午,大家一块儿去
跑步,不知道是不是窝在家里太久了,运动细胞全都没了,跑几步就累垮了,而
且心跳也异常的快。我再不能跑下去,只有被他们抛在后头,慢慢的散步调息。
眼看他们跑得无影无蹤,我便坐下来歇一歇。突然……  
  “怎幺又来了……”那一次的感觉又回来了,我在完全没有心理準备之下,
没有意志去抵製变化……终于我又崩溃了……这一次没有昏倒,只是累倒了。我
深怕他们回头见到我这模样,赶快拖着身体奋力沖回屋里。一踏进去就马上盘坐
在房里,静静的集中精神,但这次熬了很久才恢复,也是没有昏到。   才恢复5分钟,他们就回来啦,一面嘲笑我没用,一面各自去换衣洗澡,我
倒庆幸他们没回得那幺早,而且他们都没有发觉我的异样。   等他们都洗了澡,才轮到我。来到浴室前,像平时一般先脱下上衣才进去,
怎知……又来了。   “啊……”这一次真的很痛苦,全身像是要裂开来一样,骨头和肌肉开始收
缩,最糟的是弟弟,好像想钻进身体般摺磨着我……   
室友们都吓个惊慌失措,赶紧过来扶我起身,我当场失去知觉,只是知道胸
脯胀大了。  
  也不知昏了多久才舒醒,醒来见到大家都在床旁守着,觉得有点感动,但是
又很尴尬,因为他们知道了我的事。   “你们……千万……”我的声音微微带点澶抖。   “不用说啦,我们不会说出去的。”   “拜……谢谢你们。”   
当晚,和我同房的室友阿石还说要到客厅睡。我对他说我不在意……苦苦嚷
了很多次,他才肯在房间睡。  
  可是才躺下不到一小时,我就知道自己的决定错了……阿石始终是按捺不住
自己的性慾,爬上我的床。我当时还没入睡,当然知道他上来了。虽然当女人在
性方面较爽,但我就算变成女儿身,心灵上还是男的,实在不能接受和他做。   他曾说过他仍是处男,也未曾谈过恋爱,蛮可怜的,其实他也不差嘛,有着
185公分的高度,健壮的V字形身材,五官端正,虽不算英俊,但却散发出男
性的魅力。他平时很建谈,很有幽默感,但就是不能和女生亲近,因为他会害羞
得抬不起头来。   
话说回头,不知道他这次为何这幺大胆,竟敢爬上我的床来。我假装已经睡
着了,紧闭着眼楮。他见我入睡,就大胆起来,先是在床边待了一会儿,不知干
什幺,可能没见过我这种大美人吧,哈哈!  
  不久他就开始过份了,左手爬上我的颈项,轻轻地抚摸我的颈,然后又到头
发,渐渐移到胸骨,最后当然放不过我的胸脯。我心中暗骂︰“淫虫,我的胸部
我都没有踫过,你竟然先用了!”虽然心里骂着,生理上却不想让他停下来。   他没有经验,只是像黄色小说里头的男主角,隔着T恤乱摸我的乳房,他的
手心开始出汗,大概很紧张吧!汗水使他的手更灵活的在我的乳房上放肆,揉了
一阵,又捏我的乳头,两颗不争气的小CHERRY很快就硬了起来,我下面也湿透
了,内裤湿湿的很难受,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手心也出汗了,心跳越来越快,
没想到变成女孩的我会那幺淫蕩。   他像是看出了我有反应,不敢再乱来,开门跑了出去。哎!难怪他没有女朋
友。   
我被他摸了那幺久,全身都热了起来,索性给自己舒服一下。左手握着右边
乳房,不像他那幺温柔,而是大力的搓,心中就想着搓水晶的奶,要把奶挤完出
来为止。右手也没有閑着,一把拉下内裤,食指毫不留情的插进去,因为刚才被
他弄湿了,所以很顺利的进去。盖着被子很不方便,我索性踢开它,尽情的淫蕩
一下……  
  右手食指越插越深,摩擦着小穴穴的肉壁,我真的好兴奋,淫水不断的流,
直到整件短裤都湿了,呼吸声转变成“哼……哼……”的呻吟,最后还把3根手
指都插进去,插了不久就达到高潮了。   我满足的为自己笑一笑,然后起来拾被子,突然发现一个身影在后面,吓了
一跳,定神一看,原来是範德。他是我们四个之中最好看的一个,身形中等,眼
大,鼻高,眉毛粗粗,嘴巴又甜。   他凝望着我,露出邪淫的笑容,说道︰“洋,想不到你平时嘴巴淫,变了女
人更淫贱!”   “我……我……你、你……你几时进来的?”被老友见到这种窘态,实在无
言以对。   “阿石出去之后啊,不然我怎幺见到你手淫的样子?好满足啊……”   “我……刚才……阿石,他……”   “不用说了,阿石和我说了一切,说你的胸部很柔嫩,摸起来很爽。”   “不要再说淫贱的话了……”   “你自己才是最淫贱的,不如我们……嘿嘿嘿!”   “不……不能,我是男的呀……”   “你现在是女的呀……嘿嘿!”话没说完,他就扑向我,我力气不大,加上
兴奋过后无力反抗,三两下手脚被他压在床上。我气得要尖叫,嘴巴却被他的大
手闆完全盖住。   
“不用叫了,就算阿石和振宇他们也都想干你!你知道吗,刚才你昏倒的时
候,你的乳房我们看得一清二楚,又大又圆,皮肤又有光泽,好诱人哦!”  
  我不理他的猥涅的话,继续挣扎着,毕竟我是女的,力气不大,他一只手掌
牢牢捉着我的双手腕,紧扣在背后;他的两条腿分别压在我的膝盖上,令我动弹
不得。   “你忘记了吗?你的秘密不能泄露哦,万一我们说出去的话,后果可就比和
我们做更惨!”   
我顿时楞住了,停止了挣扎,好像认命了一般,“我们”这两个字一直环绕
我的脑海,难道是说我以后都要被他们3个干吗?那时的生活可是惨不忍睹的。  
  範德见我屈服了,就大肆的蹂躏我的身体。他先慢慢的撩起我的T恤,露出
了我的小腹,接着是肚脐,我看着自己的身体一寸一寸的被裸露出来,脸都泛起
绯红,全身抽筋,额头开始冒汗。   他到了一半时还起身去开灯,说要仔细品赏我的身体,充份的表现了他那强
烈的有欲,和他得胜的兴奋表情,令我觉得自己像是他的战利品,可以任他宰
割。   
灯光射入我的瞳孔,使我不禁紧闭着眼楮。他再次坐在我的小腹上,继续剥
我的衣服。T恤很快被剥掉,露出两颗诱人的珍珠……我没有女人的矜持,但也
会反射性的用手遮住乳房,不让他看。  
  “哇……你的乳房在兴奋过后比刚才更漂亮,少说也有34B。”说完就迫
不及待的硬生生拨开我的手,一口含住我的CHERRY子。   “我可以喝你的奶吗?”还要装什幺正人君子。   
他吮着吮着,我的快感又来了,感觉好像要被强姦的那种恐惧感。他见我有
反应,就更猖狂的搓我的乳房,一边搓,一边用指甲颳我的乳头,两颗豆豆都被
弄得兴奋的不得了,变得硬硬的。同时他又吻我的脸颊,从脸颊到耳垂,我的耳
垂很敏感,经他一吻就全身发软,还滚烫了起来。  
  他吻了一阵,便起来欣赏我的脸,我也故意做出一副不瞅不睬的模样。   “你这副骄样最挑逗人了,能和你这冰山美人做爱倒也算是我的荣幸啊……
嘿嘿!”说着就粗鲁的一把扯下我的短裤拉链(男装的有拉链嘛)。   “嘿嘿,还穿男装内裤吗?索性不要穿吧……”   耻人的地方要被他侵犯了,我慌得说不出话来。他有意挑逗我,故意慢慢的
拉下我的内裤,一边抚摸我的大腿两侧。内裤被拉到膝盖,他停了一停,凝视着
我这可爱的“妹妹”,我实在是羞得想找个洞钻。   
他见我脸红,更加兴奋,吻了我的嘴唇一下,就开始向我下体攻击了。他的
舌头像水蛇一般在我的两片阴唇中间大转,一会儿上一会儿下,又左又右的,然
后又拨开两片阴唇,手指插进去,搞得我的穴穴拼命喷水,是用喷的,还喷到他
满脸都是。同时呢,大腿又不听使唤的摇动,腰部也不知何时开始拼命左右上下
乱乱摇摆,淫贱的小穴穴更涨了起来,好像在欢迎那淫贼的舌头。  
  我心头不住大叫︰“不要让他兴奋嘛!”……尽管如此,我的各身体部位都
向範德屈服了。   他的舔功实在太厉害了,几分钟过后,淫水布满了我的大腿内侧,有些还射
在他的脸上。我的身体始终敌不过他的舌头,我知道我的最后防线也崩溃了,我
已经完全受他摆,我什幺都不管了,嘴里频频发出呻吟声︰“我……啊……啊
……啊……”   他知道差不多是时候了,就自己脱下裤子,露出他的武器,哇塞!比我的大
很多很多,足有7寸长吧。我突然感到害怕了,以前当男生的时候,就一味想要
插女生的穴穴,从来没想过她们的痛楚,这下惨了,他的那幺大,我怎幺熬得过
呢?   
範德不让我有多想的时间,挺起他那硬梆梆的巨炮,我吓得要晕到了,但是
另一方面呢,又很渴望他插进来,我现在欲火焚身,已经不能再忍耐了。  
  但是他好像知道我在想什幺,只是用龟头在我的阴户上摩擦,弄得我心头痒
痒,又不好意思说出口。磨了一阵,他又将一根手指插进来,在我的穴穴里面为
所欲为。   “我……我……吼……后……好……”我完全忘记了羞耻,叫了出来。   他的手指不因此而停止,反而更灵活的在里面搅啊搅的……我的淫水流到要
乾了,他手指还在肉洞里进进出出,真的痒得不能忍了,他还不要插进来,我只
好咬紧牙根,闭上眼楮,再忍一会儿。   过了半天,我已经累得不能动了,他才把头从我的胯下伸出来,说道︰“想
不想我插你啊?”我虽然性慾沖昏了头脑,但还很嘴硬,不肯回答。   
他见我不作声,又埋头在我的阴户乱搞一通。不久又探出头来,再问一次,
我还是不回答,虽然已经很想要了。  
  “要不要?”   “不要!”   他一言不发,走出了房间,留下我一个呆呆的、赤裸裸的躺在床上,手指又
自动搞花瓣了,但就是觉得很空虚的,实在太难受了,自己解决不了,只好到外
面求救。我踉踉跄跄的走出去,衣服也没穿。範德正坐在客厅,嘴角翘了起来,
表示他胜利了。我投降了,一失足跪了在他的面前。   “你要什幺啊,怎幺跪在这里?”他出言讥讽。   “我……我……”我无奈的低声答道。   “你要什幺嘛?说话那幺小声,给谁听?”   “我说……我说,我想……”   “想什幺?”   “不要耍我啦,我知道我刚才嘴硬,是错了,你知道我要什幺的。”   “我怎幺知道呢?说出来听听啊。”   “我想你……你……干我……”   “哈哈哈!终于服输啦?我是有条件的哦!说‘我是淫妇,我要範德奸我、
插我、虐待我、干死我’。”   
“我……我……要……範德奸我、插我……虐待我、干死我。”第一次作爱
就有这种强烈性慾,一方面是天生淫蕩,另一方面则是我心里是男的,没什幺女
性尊严。  
  範德笑嘻嘻的站起来,伸出强而有力的手,一把拉住我的秀发,痛死了,一
点也不会怜香惜玉。就这样跟进了房间,给他用力推在床上,十足那种三极片,
女主角要被强姦的那一幕。   他再度亮出了惊人的武器,硬硬的布满青筋,太恐怖了。他也故意吊我瘾,
又淫笑着问︰“你要不要啊?”   “我要。”   “要什幺啊?”   “我要插。”   
“是你自己说的哦。让你尝尝吧,贱货!”他好像忘记了我原本是男的,他
好兴奋哦。没有缓沖的余地,他劈开我的双腿,把穴穴暴露出来,一只手拨开我
的阴唇,引导着老二,龟头慢慢逼近,再塞了进去。  
  “啊……好痛……哦……不要一下那幺深嘛!”我叫得娇声娇气的,更激发
他的性慾了,也不理我的感受,插得更深,我顿时痛得泪水夺眶而出。   “很痛啊?”   “痛……”我拼命拍打他的背。   他再用力挺进去,我知道自己完了,淫液和血一起溅在床单上,当时真是痛
死了。   
他在里面不立即抽送,过了5分钟吧,才一点一点拉出来,他每拉一点,我
就被刺痛一次,感觉很奇妙,在痛之余,又有一点刺激。他又插进了一点,不久
又拉一点,重了很久,速度越来越快,我的腰部自然的随着他摇,双脚很紧张
的抱着他的腰,使他插得更深一点。  
  “哦……哦……啊……啊……”我没有意识了,开始呻吟着,他也越干越起
劲。   “啊……哦……啊……”一面忍痛,一面享受着,我让自己尽情叫出来。   “噢……哈……啊……哦……”他每次刺最深处,我就大叫一番。汗水从我
额头流到乳沟,他不时往我的双乳中舔,更添快感。   “啊……”我发出一声长叫,全身肌肉抽紧,五指扩张,嘴巴合不拢,再也
叫不出来,腰部很酸麻,像触电的感觉直贯全身,达到高潮了。   範德吼了一声,速度放慢,一股热流直射入我的身体,好温暖,像是来安抚
我一样。他满足的倒在我身上,东西还不要拔出来,眼楮还是离不开我的脸。我
有点害臊,不敢正视他,别过头去。   “阿洋,你当男人的时候已经可以迷到万千男人了,现在更漂亮,更可爱。
你知道吗?我一直想着你这个好友若是女的,我一定为你锺情一世,没想到你现
在真的变成女的。”   “你还有当我是好友吗?这样子侵犯我,你有尊重过我吗?”   “对不起啦,你平时脑子尽堆些淫思想,变成女的想必也是很淫吧!”   “不睬你……”我翻身背向着他。   “你几时学到这样娇声娇气的?别忘了你还是男的哦!”   “是吗?”我开始为自己的心理变化感到忧虑。也许是太累了,不久就睡着
了,衣服也没穿,阿德他还好心怕我着凉,给我盖上厚厚的被子。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